國賠求償連署 階段性成功

創下監察院彈劾16人記錄的南部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在學校故意隱匿、不予救援的情況下,受害學生人數近百,其中5人提出國賠,目前已成立4案,賠償金額共530萬元。人本教育基金會從2012年起每年召開性侵國賠究責求償記者會,多次去函教育部及學校,都得不到公部門的具體承諾。

2014年5月,眼看國賠代位求償權將於10月到期,人本基金會以及各方關心此案之公益人士發動連署求償,卻得到教育部多次忽略以及消極冷處理。

本部落格及相關網頁成立後短短三個月間,瀏覽人次超過60萬,相關連結分享人次超過17萬次,連署人數已增加15,000人。

9月25日人本基金會提著17,000個連署名單北上,在教育部門口召開「沉默的吶喊」記者會,並用長長的名單把教育部包圍起來。

10月15日教育部發新聞稿表示,依國家賠償法規定,該校具賠償義務,且教育部相關失職人員業已依規定追究行政責任懲處在案,另監察院彈劾移送公懲會審議之人員業將依公懲會審議結果辦理。

教育部網頁:
http://www.edu.tw/pages/detail.aspx?Node=1088&Page=25263&wid=ddc91d2b-ace4-4e00-9531-fc7f63364719&Index=1

感謝每位連署人為公義挺身而出,缺少你們的力量,我們無法走到這裡。

然而,儘管學校提告了,官方卻輕縱教育部四名被彈劾的教育部官員。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委員王幼玲說,「這是教育史上的羞恥紀錄,只打了基層、放走高官,高高舉起,卻輕輕放下。」

所以我們要繼續邀請諸位,一起來旁聽特教國賠求償案後續開庭,繼續監督學校是否認真求償;我們也將繼續研究如何追究官員涉及圖利以及特教體系的整體改善,請持續關注、也請將此事件告知身邊尚未知悉的人們,只有不漠視並行動,才有可能帶來我們所期望的教育環境。

不再沉默:論壇討論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3分鐘事件始末 --- 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PTT八卦版置底文

mobile01 新聞與時事

不再沉默:各大報、各種相關報導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3分鐘事件始末 --- 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壹週刊報導,內含多篇新聞,也包含被害人現身說法

學生性侵 師縱容

手語老師向記者表示,小柔小學四年級那年,有天學校午休,突然有七位同學用手語跟小柔說,想要跟她做「那件事」,小柔不懂,但從同學的神情知道不對勁且不懷好意,因此明確拒絕。小柔回憶,其中一位同學不顧她的掙扎,強拉她到教室後方,扯掉她的運動褲,然後用制服外套把小柔的下半身遮住,將手指強行伸入她的下體。
慌亂中,小柔感覺有很多人在摸她的身體,其他的同學一開始有人偷看,後來竟都在圍觀,唯獨沒有人伸出援手。小柔紅了眼眶,無助又難過的表示:「他們的力氣很大,我很痛,所以開始大叫,但在旁邊看的人,以及在教室的其他人都知道他們在欺負我,就是沒有人幫我。」
小柔哭泣伴隨著顫抖,繼續訴說她痛苦的遭遇:「圍觀跟欺負我的人,也是聽障,我們都是一樣的人,我以為這樣可以算是自己人,他們應該了解,我真的很痛苦。」她說:「後來終於有同學向老師報告,但老師那一天『好像』有很多事,沒有管那些欺負我的男生。」記者問她,後來是否還有發生同樣或類似的事情?小柔哽咽的回答說:「有,太多次了,多得算不出來。」

蘋果 特教性侵案國賠530萬元 竟全民買單

「立委尤美女表示,依照《國家賠償法》第2條,「公務員有故意或重大過失時,賠償義務機關對之有請求權」,該特教學校的教職員及部分教育部官員,已顯然有重大過失,應對這些人進行代位求償,不應由納稅人的錢支付。」

中央社 特教性侵案 教團盼國賠

「中華民國聾人協會常務理事黃淑芬表示,爸媽將孩子交給學校,學校卻未盡到教育責任,現在卻要拿人民的納稅錢去幫失職的人付錢,實在說不過去,她也要求教育部在規劃啟聰學生相關政策時,一定要讓聾人團體加入,來提供建議。」

中廣新聞2011-09-21南部特校性侵頻傳 教育部不排除接管

特教校爆性侵 教團盼速輔導

師生家長力挺 校長:不甘心
該連結中內文有所偏失,該校長後來明確遭受監察院彈劾!

教部急轉彎南部特教校長突換

離譜 特教校爆49起性暴力

特教性侵案/校長調職 教部接管學校

對特教學校性侵案不再沉默 網友設網站號召連署

不再沉默:相關影音連結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3分鐘事件始末 --- 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國民黨立委洪秀柱、民進黨立委鄭麗君,質詢教育部中部辦公室、教育部長

> 如果想要快速了解,可以從兩位委員的質詢中,很快就知道事實真相!

國民黨洪秀柱委員質詢特殊教育學校爆發性侵、性騷擾事件之處理情形及因應措施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精闢!一針見血!
「你這一年多你在幹什麼啊?然後你還得到優良特殊教育人員?什麼理由?
...
訪視了半天結果是什麼?一場空!是零!我覺得這些教育沒有藍綠之分,我們從以前到現在(特殊教育)這一塊我們已經忽略太久了!還有這個中辦的人,對業務的疏忽和輕忽、實在是應該做一個很好的處理!

2013-11-28 立委鄭麗君就南部特教學校性侵事件之後續檢討工作 質詢教育部長蔣偉寧

「過去在處裡國賠小組,他的負責人就是在監察院調查被懲處、但是你們卻功過相抵你的前中辦主任啦!難道根據我們的相關的公務人員利益迴避法,他不是當事人嗎?他沒有利益衝突嗎?他該在這裡面嗎?還有我們學校的前主管也在這裡面,他們都在懲處彈劾名單之列!卻在國賠小組裡面!難怪國賠這個過程這麼痛苦,充滿阻礙!
...
另外根據國賠法,我們的行政機關是可以對失職的公務人員求償的!因為他造成受害者的損失、造成國家的損失,結果我們的國賠小組由藍主任親自領軍,還做成決議對所有公務人員不求償!這就是很明顯沒有做到利益迴避嘛!」

中研院研究員、公視節目主持人、富邦文教基金會、作家平路,一起為沉默發聲

> 人本基金會請社會各界探討該案以及背後的巨大議題

黃國昌老師談特教集體性侵案,官官相護、不公義的賠償

「在接下來追究責任的過程當中,所出現的 官官相護 的情況,雖然監察院對整起性侵案已經提出了措辭相當強烈的彈劾但是送到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的時候,我們看到的卻是高高的舉起卻只有輕輕放下。
他們(受害學童)為了去避免未來司法訴訟當中,所可能遭受到的折磨,某個程度上面是被迫接受了跟他們所受的損害不相當,比較低的賠償。就這些賠償金額,難道是應該由全體納稅人來共同承擔的嗎?必須要求應該負責任的人,最後負起這樣的責任,我們才能夠去避免類似的悲劇未來再繼續發生。」

公共電視《聽聽看》節目主持人王曉書

「我看過沉默這本書之後,覺得很心痛,不管是特教學校或是聽人學校,像類似這樣的狀況,如性侵害、性騷擾各地都有發生。第一個是孩子們不懂怎樣自我保護,我們要去教他要怎樣防治,第二個老師沒有保護他們老師看到學生發生的事情,就沒有管他們,並沒有即時幫他們處理、反應,第三個,大人看到事情的發生選擇沉默。希望大家能夠幫忙發聲、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富邦文教基金會執行董事陳藹玲

「在了解的過程當中,很多不能去幫忙,當然最後採行的是一個法律救濟的方式,也似乎沒有一個更好的方式。作為一個關心社會的人,作為一個媽媽,我希望能夠痛定思痛之餘,就已經發生的事情盡力彌補,也希望能夠防範未然。」

作家平路

「我覺得後面最大的問題就是後面的歧視。我希望這件事情不要發生在我身邊,因此他們就是另外一國的人,那我最好看不見他,在這種分類制度之下,其實那個後面有著最大的就是對於別人的處境的一種漠視,也造成我們社會如今的許多暗角。」

立委與人本召開記者會影片

特教學校性侵案 立委批教部漠視 -udn tv

民進黨立委田秋堇:「我們的教育部不只是無能,我們的教育部是冷血,這樣的事情被揭發之後,是人神共憤、令人髮指。」

監察院召開特教性侵案彈劾記者會現場錄影

公共電視有話好說探討節目

2012-04-04公共電視有話好說:聽不見的哭泣聲!特教性侵案省思!

此一連結為55分鐘之節目影片,恕不提供精華以及片段文字說明。

憐憫,值錢嗎?讀沉默

◎作家 幸佳慧

某天,先生下班帶著一個包裹進門,一開口就笑說我有小禮物,是台北敦化路寄來的。我頭沒回,只低沉應:「喔,我正在想這包裹。它應該是…」聽完,他只「喔」的一聲便不再回話。爾後連續兩天,我除了幾度因「太重了」、「太冷了」、「太可惡」各種心理因素而中斷了密集閱讀,得去一旁穿衣、擦淚、深呼吸外,我試著保持些冷靜,在書上做了不少記號跟筆記。那幾天,我異常寡言,用餐時只對他的工作進度打發幾句,便無心應對;他問我書讀的如何,我只切齒一句:「我確定我更痛恨大人了。」他看著我臉上的猙獰,知道我被「性侵事件」吞噬著,也不語了。

直視傷口,是為了找到理性探討的基石。

所謂的標記跟筆記,除了標出情緒上,對涉及事件的一些公務員、教師的說法感到震驚髮指,或對兒童受害的行為與自述感到不捨的難以吞忍外,也在作者陳昭如的敘述間,圈記能拼出事件大貌的相關證據、證詞等因果關聯,試著兜出一個能讓自己感性、理性都有所落腳的觀照圖。
換個位子說,面對這麼錯綜的社會醜聞,任何人在決心涉入此事,為之報導寫書時,就必須扛起這趟旅程裡情感與理智的極致挑戰。我不知道作者怎麼辦到的?我不認為目前的我有這種能力做到,但就我讀來,她很理解這些不同角色與情境的需求,幾乎顧全了。這讓我很佩服。

作者以這次處理案子的人本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作為引線,在蛛絲馬跡中帶我們層層進入黑洞的底層。

這事,當初我光是讀新聞剪輯的字句就夠不堪了,要進到腐爛傷口裡直視附骨的蛆蟲,並與之對抗,得有份超乎常人的正義勇氣。最勇猛的當屬張萍,數年前她衝在前面開山闢路,才有今天這本書(張萍披荊斬棘的心路歷程又是另一章話了)。但陳昭如的目的,是希望透過書的流轉與長存,讓更多人知道,要本段歷史不被健忘的社會輕易抹去,況且,這事恐怕都還在暗處發生著。

雖然張萍跟陳昭如都秉著那份正義之勇在揭發天地不容的事,但作者得扮演另一個角色,她不像張萍知道要救的、要攻的分別是誰,她只能假想一群模糊的大眾,而且是一群無知、無感或無力的大眾。所以,她比較像是登山嚮導,帶著我們這群老弱婦孺登山。

大多時候,她對路上景物與生物的判讀解說,有其專業信心︱這是來自她資深記者的專業。而有時,在她咬牙登完一座險山,交代完一個事件的環節後,一句極為節制而簡潔的提問,也讓我意會到她並沒有臨高冷望,她跟著我們一起踉蹌跌進河裡猛吃水,為一口氣掙扎翻攪著。

因為,面對這黑暗,任何有良心的人都要跌跤的。但我認為,她讓讀者直視見血也不掉淚的橫肉與血淋不止的傷口,是為了喚出讀者的情感強度,是為了要確定同感同悲的人性存在,好讓「事情不該這樣」的氣憤,找到理性探討的基石。

於是等她轉入另一個曲折洞口,要找出教育體制下如此扭曲變態的始因時,她又小心假設應對,找當事人訪問、記者會紀錄、監察院報告、協調小組協調報告等文件紀錄交叉分析,讓讀者看清該追究的肇事源頭,究竟是出在不健全的制度,還是不健全的人心?

比起在黑暗裡因恐懼而哭泣,我覺得要在黑暗裡找到光源,更是艱難。但作者做了很多功課,提供不少中外相關案例論述,一路對情感已被蹂躪的我們吶喊,撐著我們走完這一程。

覺知廉價的憐憫,才能長出監督事情的心

老實說,閱讀過程有幾度我竟恍惚以為手上拿的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作者寫的、企圖要拿下布克獎的小說,實在是因為惡勢一方的手法太細膩、戲劇性,而受害一方的情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願,這真的只是一本等著要拿獎、警醒世人的虛構小說而已。

而讀到最後,我已不知道怎麼分類自己在事件裡與報導外的心情了,因為我覺得作者彷彿心疼讀者,還是在結尾處丟了個出口讓我們爬出來,只是那希望之口,是來自一個受害小女孩珊珊(書中化名)的簡訊。那時,我感覺作者、讀者、受害者彷彿融為一體,感受難以分別你我了。

但回到讀者身份後,再次被震驚的是,我們想要自救,還得順著小女孩受傷而模糊的血肉爬出來。頓時,兩行淚又落下,不知該為她喜?還是為己悲?

何榮幸以一名資深新聞工作者的身份,以〈凝視他人之痛苦〉為題為之作序,談他閱讀這本報導文學的心情。這標題,當是呼應十年前影響我甚大的一本書:蘇珊朗格的《旁觀他人之痛苦》。何榮幸的意思是,這書給我們的機會,不只旁觀這事件,更是「凝視」他人苦痛。

十年前,蘇珊朗格寫那本書,揭發了我二、三十年來如何使用「憐憫」的真面貌。

一直以來,我們的教育只教會我們將憐憫視為美德,並沒有教我們怎麼審視與面對「憐憫之心」生成與演化的心理機制。於是,它漸漸膚淺,在社會文化裡退化成一片薄薄的「遮羞布」,當醜陋的面貌攤在我們眼前時,我們若非別過頭去,也是迅速拿這塊潔白的憐憫布幕蓋上難堪,頂多再灑上幾朵帶血色的香檳玫瑰,掩飾我們的慘白,然後便抬頭轉身說笑去了。

這樣的憐憫,於是,成為一種自我遮羞的安慰與欺騙眾人的儀式。

閱讀《沉默》這本書,再次的,我先被事件發生的細節脈絡震撼,然後感受到那些受害者,也就是「他人」的痛苦,而產生了此種同情憐憫。但十年前朗格教會我知覺這種廉價的憐憫,伴隨憐憫而生的是監督它的羞恥心,於是我拒絕心裡有任何類似「我們無法做什麼」這種聲音浮現,因為那只會陷入旁觀者與憐憫者的內在矛盾,直趨人格分裂的終點,猶如這場性侵悲劇裡的劊子手,那些見死不救、掩蓋事實、為自己利益說謊的公教人員,他們說:

「他們的認知系統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本來就有病,為何要大驚小怪?」(意思是聽障生有缺陷,才會被性侵或性侵別人)
「沒有人告訴我們要通報,現在為何要怪我們?」
「我只負責教書,不懂法律,也不會調查,而且通報的話我壓力會很大,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不關我的事。」
「你不知道這種事很常見嗎?有女學生在入學前,家長就先帶她去把子宮拿掉了!」
「你們這樣追究校方,是嚴重打擊教師士氣,抹煞教師心血。」
「我們也要賺錢養家,沒有太多選擇…大家為何要苛責老師?」
「我顧慮的跟人本不一樣,你們想的是學生,我顧慮的是公務員…」
「你們人本拼命幫小孩打官司,小孩以為被性侵還有錢可以拿耶!」

這些說話者包括特教老師、校長、教部主任、大學教授、專家、律師等。很難想像,他們吼著我以為是惡獸發出的恐嚇,讓人既難懂也不敢置信。因為這惡,讓人對夾在掠奪者利齒縫裡的碎肉,更加憐憫了。

讓憐憫化作對抗的力量,打破沉默

但這憐憫,值錢嗎?

蘇珊朗格說「憐憫只是不穩定、不可靠的情緒,它必須轉譯成行為,要不然它只是凋萎…漸漸的,那個人逐漸感到麻木、犬儒、無感」
我想說的是,不是醜惡的社會事件數量變多,導致我們無能為力;是我們無動於衷的被動,讓我們的憐憫之情病態,而終於廉價,甚至一文不值。而我能做的,是猶如張萍與昭如對醜陋的揭發、對責任的追究。亦即,繼續讓這股憐憫加強自己反抗眼前台灣系統性問題體制的力度,不能沉默。

我很希望我的分享能推薦成功,讓人願意找這書來讀,因為我們的社會,真的很需要將這種廉價憐憫,轉譯為聲音與行動。台灣當下有許多困境亦不如此?能沉默嗎?
寫於美國波士頓
【本文取自人本教育札記第300期】

不再沉默:監察院彈劾書、高等法院法律判決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3分鐘事件始末 --- 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20120716監察院彈劾案文

「參、違法失職之事實與證據:

被彈劾人林XX擔任校長期間,未依法設置監視器及緊急求救等校園安全設施,且未落實執行,致
A於94年及95年間多次遭受性侵害,經法院判決該校應對A負國家賠償責任確定在案,核有疏失。

被彈劾人林XX、黃XX未依法督導或處理本案,致有未依法召開性平會、自行組成並無專業素養人員參與之調查小組進行調查;嗣後依教育部要求重啟調查程序,調查報告又未先處理即逕送當事人;林細貞且意圖讓當事人和解私了及不當干擾受調查人,核有嚴重違失

被彈劾人OOXX未依法盡其應擔負之防治或督管責任,致該校發生164件疑似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其中157件為校園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發生地點遍及該校學生宿舍、校車、校園及校外等處,被害人及加害人各約90位,許多受害學生身心嚴重受創,違失情節重大

被彈劾人OOXX未盡通報或督管之責,致臺南啟聰學校所生之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案件中,共有70件未依法通報地方主管機關,87件未依法通報教育部,肇致該校一再發生校園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核有嚴重違失

被彈劾人OOXX未依法處理校園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共有44件未調查未處理,2件知悉後未依法召開性平會,17件違法自行調查處理;98年以前未成立23調查小組積極處理案件,對是否成立調查小組有填載不實情事;陳文通擅自請託導師調查6件案件,對其家中發生之性侵害案件自行回報不實處理情形,核有重大違失

被彈劾人OOXX未善盡督管或輔導之責,致臺南啟聰學校未依法即時提供加害人及被害人心理諮商輔導等協助,導致校園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一再發生,有些學生重複受到嚴重傷害,均有違失

被彈劾人OOXX督管不周或怠行職務,致使教育部對於臺南啟聰學校所發生之性侵害及性騷擾事件長期失於查核及追蹤列管,遲至100年6月19日接獲檢舉函後始組調查小組前往該校調查,對於該校及他機關函報89件以外之性侵害性騷擾案件不聞不問,指派之王春城代理校長未滿三個月即開始請假,並任意指派實習輔導處主任代理校長,該部明知上開事實卻採取放任不管之消極作為,致使性侵害及性騷擾案件不斷發生,嚴重影響學生權益,核有重大違失」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100年4月14日99年度上國字第1號判決

然李○芬既係A女就讀家政班之導師,原負有教導及保護學生日常生活之職責,其於A女撰寫之日記中既已察覺A女可能遭遇自身無法處理之狀況,竟未積極輔導,主動了解身心障礙學生遭遇之困難並協助解決;更且自九十四年九月三十日以後,完全無批閱A女所撰寫日記之記錄,不惟未盡老師督導學生勤勉學習之責任,更且疏於關懷學生狀況,有虧導師之應盡職守。

立法院公報 第 102卷 第 79期 委員會紀錄

(p.364)
100 年 2 月,台南高分院判決台南啟聰學校有關該校學弟對學姐性侵案,成立國家賠償118 萬元。該案經民間團體多次催促該校對所屬相關公務員行使代位求償權,該校「國賠處理小組會議」竟以「學校所屬相關人員尚難謂有何故意、重大過失或其他可歸責因素」為由(見102/04/03,台教授國部字第 1020022349 號函),不予求償,請求權時效於今年五月消滅。導致公務員失職,全民買單的荒謬現象。教育部難逃督導不周之責。

試問:若學校「所屬相關人員尚難謂有何故意、重大過失或其他可歸責因素」,何以台南高分院會判決成立國家賠償?何以監察院對本案破天荒彈劾教育部中部辦公室主任藍順德、前校長林細貞以降共 16 人並移送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懲戒?

為釐清責任,特請教育部提供該校國賠處理小組之組成名單、就該案開會歷次會議記錄與會議錄音、簽到表等相關資料供本委員會判斷該校國賠處理小組執行職務是否有違公務員服務法?是否涉嫌瀆職?又,101 年 8 月協議成立的 3 件國賠案,各 110、130、150萬元,以及目前訴訟中的 2 件國賠案,將來如果判決成立國家賠償,亦皆應積極進行代位求償以維護全民利益,並請教育部將前述各案之處理過程與結果以書面告知本委員會。

3分鐘事件始末 --- 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

聽見沉默在吶喊!

「邪惡的凱旋」唯一需要的,只是善良人的袖手旁觀。




臺灣南部某特教學校2009~2011兩年之間,三百多餘名學生中便發生高達一百多起「生對生」的性侵害╱性騷擾案,行為人與被害者都是聽障生,年齡從小二到高三不等,且「男對男」的案件比例高達六成。如此駭人聽聞的狀況,外界始終毫無所悉。

直到人本教育基金會召開記者會,並指陳該校在管理系統、師資條件及教育方式出現重大缺失,才讓社會大眾得知此事。只是教育部長出面道歉、監察院彈劾十多位失職公務員後,整起事件便如船過水無痕,像是什麼都不曾發生。

如今可能仍有孩子正在受害、或是加害......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監察院彈劾書、法律判決、以及相關報導

時間序列:
2005年,事件開端
2007年~2011年,組成調查小組
2011年,調查結果出爐
2011年不痛不癢的懲處、無濟於事的空泛改善
2013年彈劾空包彈,國賠全民買單!
改變,從現在開始!




2005年,夢靨的開始

16歲的婉柔(化名),在南台灣一所三百多人的特教學校就讀,在2005年秋天某一個早上,在校園中遭到學弟大文強暴。

她試圖在日記上告知A導師發生的這一切,沒想到A導師憤而拍桌,說道:「如果老師幫你,誰幫老師啊?」直到婉柔媽媽發現異樣,才讓這件事情揭發出來。

當婉柔媽媽向學校憤怒提問時,卻得到A導師這樣的答覆:她以為是「男女同學的性邀約」因而不方便過問。而B校長竟也打電話來表示請媽媽「高抬貴手」甚至表示「竟然事情都發生了,乾脆讓兩個孩子結婚算了!」

而後人本基金會在婉柔媽媽的請託之下,和校方展開溝通,要求校方依據<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進行調查。

<性平法>第21條規定:「學校或主管機關處理校園性侵害或性騷擾事件,除依相關法律或法規規定通報外,並應將該事件交由所設之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調查處理。」

最後B校長接受建議,自行組成七人調查小組,完全罔顧性評法的法律規定!
在媒體進行報導之時,校方甚至如此回應:「女學生家長表示,女兒在這段期間,曾寫字條向老師求救,卻沒有回應,學校方面則表示女學生是在上週才告訴老師,但要老師『保守秘密』,而且學校也不知道女學生每天都很早到校,才沒有特別留意學生行蹤。
校方為了卸責,竟然如此公開說謊!
那時沒有人想到,這只是整個學校集體性侵案浮出水面的開端而已。

continue




2007~2011年,巨大的陰影逐漸曝光

2007年,婉柔案開始進入國賠的訴訟中,校方為了卸責,不僅拒絕發還關鍵證據---婉柔的日記,還聲稱調查小組的錄音資料「業已遺失,無法提供資料」,各種湮滅證據的手段族繁不及備載。

同時間,另一位學生、小元的爸爸,因為某次到學校探訪無意間在校長室旁邊撞見三名男同學在猥褻一名女同學,小元爸爸向老師通報後,卻得到老師如此回應:「小孩子在玩而已啦,不必那麼緊張!」
再詢問另一名老師,卻得到更令人髮指的回應:「你不知道這種事很常見嗎?有女學生在入學之前,家長就先帶她去把子宮拿掉了!」

於是小元爸爸也向人本基金會求助,人本基金會再次向C校長(B校長的後繼者)提出重新調查的要求,於是於2011年底,該校「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啟動,組成調查小組、正式展開調查,逐漸邁向令人無法置信的事實。

continue




2011年,國賠案首勝、調查結果出爐

2011年初,終於傳來好消息,婉柔案二審宣判勝訴定讞,台灣第一起「生對生」性侵事件打贏國賠的案例。
但在此同時該校發生的案件從原本所知的七、八件,一下子暴增到三、四十件,隨著調查小組的不斷推進,一件件曾經被刻意掩蓋的案例被徹底暴露在陽光下。

「那時候是在吃晚餐前,國二也有。國二上也有,上個星期也有,我不喜歡這種事,但是他會凶我,所以我不敢拒絕。這些事我沒告訴過父母,因為我覺得要忍耐,而且媽媽會罵我......XXX如果再找我口交,我會說不用,可是XXX如果說要忍耐,我就會答應。做這些我從來沒哭過,想哭,但是要忍耐。」 (某國二男生)

「OOO抓著我對我進行指侵,因為她很用力我就很痛就大叫,可是沒人聽到,他叫我不可以說,有一次差點就要打我,像黑道一樣。後來他沒有跟我道歉......他們對我做不好的事的時候,都在笑,我覺得好悲哀!」(某國二女生)

「校車上,XXX叫我把OOO抓住,口口口抓OOO的手,我抓腳並且打開OOO的腳,XXX叫脫她的長褲,然後伸進內褲裡面......後來XXX又把手伸進OOO的衣服摸胸部,摸很多次,我也把手伸進OOO的衣服摸胸部,口口口也摸......至種事幾乎每天早上從某地到某地的路上都會發生......」(某國二男生)

那麼,校方是否知道這些事情發生呢?答案很顯然的,是肯定,但他們卻縱容這樣的情況發生,讓整個校園變成慘絕人寰的殘酷地獄!校方甚至這樣表示:

「我覺得人的本能所產生的偏差行為,需要輔導......調查小組不能涵蓋所有指揮權,調查小組若有需要,要有一定的程序。只要校長批示同意,我就可以給......我沒有通天的能耐,可以保證沒問題。」(某主任)

「校車的事我知道,那時候只有我一個人跟車,學生很多我很難管。XXX伸手進OOO的衣服三~四次,我曾經制止,但他們不聽。我告訴###,但他說是小事,叫我不要寫在紀錄簿上。所以才拖到現在,等學生畢業就過了。宿舍發生的事全部都告訴###,由他負責告訴行政人員,而且他叫我不可以到處亂說。這些事都只告訴###,沒告訴其他人。」(某生輔員)

到了八月,該校性平調查小組的調查報告出爐,最終的結果是:
學校在短短兩年內發生上百起案件,被害與加害學生多達七十多人,出事地點包括教室、宿舍、圖書館、老師家、同學家、火車及校車,光是校車就佔了四分之一。老師們信誓旦旦「他們只是在玩而已」的說法,成了最大諷刺。
由此結果可知,學校隱匿不報、充耳不聞、視而不見、見死不救!
涉及案件多達七十幾位學生中,竟只有兩名學生接受心理輔導,其他學生都遭到校方放生、處在自生自滅的狀況中。

continue




2011年,人本召開記者會,教育部長態度從「表示遺憾」變成「慎重抱歉」,大舉處分校方人員,然後呢?

2011年9月21日上午,人本基金會與田秋堇立委共同召開記者會。
9月23日上午,教育部長吳清基公開表示遺憾,也替C校長抱屈說,C校長是「鼓勵學生說出委屈,事件才會爆發」、以及「勇於任事,沒有必要撤換」,彷彿相關官員以及校方已經盡了相當努力似的。

9月27日,教育部性評會調查報告出爐指出:

「教職員工對性平事件發生的敏感程度過低」、「住宿生管理員及隨車教師助理員忽略和漫不經心」、學校未能保障當事人之人身安全,或降低雙方當事人互動之機會」、「學校未針對當事人訂定具體個案輔導計畫」、「部分教師手語能力不佳,導致師生溝通不良」。

事實的揭發,終於讓批評聲在社會裡燃燒起來。教育部的態度終於從原本的「遺憾」轉變成「抱歉」,終於懂得放低姿態,尤其是教育部長吳清基,對比之前的「勇於任事」等詭異言論,堂堂教育部長顯得相當可笑。

9月29日,吳部長到教育委員會進行專案報告。他一再鞠躬道歉、承諾將採取各種具體作為,好像這樣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就像是之前校方荒謬的做法一般,並提出洋洋灑灑上萬字的報告,但當中所有的「具體建議」仍然環繞在「加強督導」、「強化教育」等空泛的「抽象建議」之上

同時與會的史英(台大退休副教授,教育改革人士)指出,爆發的128件案子只是針對聽障學生的調查,可是該校還有150多位智障生,他懷疑這些學生已經受害,只是外界無從得知,所以要處理這些問題,不能再停留在行政督導層面,而是要思考整體制度的問題,提出希望讓專業團隊接管學校的方案

人本基金會並指出:

「校方一再以孩子在玩遊戲將性侵合理化,反映對學生欠缺真正的關懷」、「整頓一所學校,不能只靠個人或是單一團體,召開記者會就是希望能引起外界注意,挹注更多資源來積極整頓,透過公權力結合專家團隊,進行全面性的檢討與協助。尤其接管學校的專家團隊必須具備實際行政權、指揮權和決策權,才能對一個封閉的行政體系發揮改革作用。」

可惜吳部長以「過去從來沒有民間團體接管學校的前例」等等理由拒絕。

12月6日,教育部公布懲處名單,學校除C校長遭記過處分之外,兩位前任校長被記申誡及大過,負責督導的中辦主任藍順德被記過兩次,主管業務的科長、督學、相關業務人員也分別被處以申誡到記過等。

但無人下台負責!曾幾何時,台灣成了一個沒有人需要下台負責的國家?
該罰的人都罰了,然後呢?事情改變了嗎?

continue



2012~2013,國賠協調會繼續進行,監察院大舉彈劾16位政府官員,最後卻成為彈劾空包彈

2012年
1月11日,人本赴台北地方法院地檢署按鈴申告,告發吳清基和藍順德違反刑法第130條「廢弛職務釀成災害罪」。
3月23日,第一次國賠協調會,校方竟然否認有通報或管理疏失,並否認性平調查認定之事實,事已至此還能如此厚顏,真是難得一見,五件申請國賠案中,學校對三案拒賠,其他最高只願賠二十五萬。

5月30日,第二次國賠協調會中,該校表示:

「你們想的是學生,我在乎的是公務員。」

7月16日,監察院大舉彈劾中辦藍順德主任等16人,創下彈劾人數最高紀錄,並糾正教育部、內政部、該特教學校及學校所在地地方政府。
2012年8月30日,第四次國賠協調會,最後達成三件協議,分別為110萬、130萬及150萬,另兩件目前仍在進行訴訟中。

2013年,教育部同意該校「國賠處理小組會議」決議,也就是不對失職教職員進行代位求償,所有國賠都由所有納稅人共同負擔!
另外公懲會懲戒結果出爐,16位被監察院彈劾者,只被輕懲甚或不受懲戒,彈劾明顯淪為空包彈!

從性平調查結束之後至2013年10月,該校性侵和性騷擾案在短短一年半內又通報32件!

該校的孩子至今仍被害或是加害.....

continue



我們能做什麼? 為那些孩子抓住小小的希望。

還記得洪仲丘案一起走上街頭嗎?
還記得黑箱服貿太陽花學運嗎?
還記得反核四運動嗎?

目前該特教學校面臨的問題並非單單連署能夠改變的!

但我們需要從連署開始,讓教育部正視問題,讓他們知道我們不會讓事情這樣過去,我們會繼續關注、繼續監督,最後改變這一切!

這是一個小小的開端!但需要我們一同伸出援手才能做到!

這些特教體系下的孩子需要我們立即的關心!參與連署、了解事情真相!告訴更多人、繼續分享、要求媒體關注!
我們要教育當局承認,聽障孩子也有做為人的尊嚴;讓他們看見,聽障孩子也有幸福的權利;讓他們知道,聽障孩子也不能沒有夢想、希望和未來。
讓這些滿是舊傷口的孩子懷抱著新希望,活下去。

即刻參與要求代位求償連署!讓失職的公務人員負起責任

No More Silence | 不再沉默 首頁

監察院彈劾書、法律判決、以及相關報導

透過人本基金會的部落格,深入了解這個事件!

從沉默一書的FB專頁上得知最新的訊息

你可以到書局翻翻沉默這本書,甚至買下來、送給朋友,書中除了令人難過的故事,更給人起身對抗的勇氣

更重要的是,請將這個事件讓更多人知道,分享這個懶人包!

本文內容多節錄自<沉默:台灣某特教學校集體性侵事件>一書。
如有任何錯誤指教或是建議,歡迎在下方留言或E-mail至:nomoresilence2014@gmail.com


回到最上方